繁体版 简体版
凤鸣轩免费小说书库 > 方莹末世生活 > 第250章 要悲伤

第250章 要悲伤

方莹捂着被摇晃的昏昏沉沉的脑袋,说道:“疯子,你这个疯子,我一直是清醒的,怎么醒过来?”

松哥听到她这话,脸上露出悲伤,表情是那么的难过,他突然快速向前,不等方莹反应,抓住她的头就向一旁的铁架子撞过去。

方莹下意识反抗,但身体全身无力,她似乎无法支配自己这具身体的行动能力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头撞在了铁板上。

随即,四下就是一片黑暗,然后是看见前方一处有着亮光,随即亮光迅速扩大,亮光在方莹眼前放大,她看到,这里似乎是个祭台,祭台上有七盏灯火,七盏灯火中围绕着三个光团。

三个光团中有两个是明亮的,散发着柔和的光,但有一只光团不但暗淡无比,还薄薄如烟,仿佛时刻消散。

一个小女孩站在祭台前,方莹看不到她的脸,只看到她小巧的背影,她似乎正在收取旁边七盏灯火,然后注入那暗淡的光球,希望它能不消散。

暗淡光球得到烛火的喂养,稳定了一些,然后那小女孩拿起那个暗淡亮光向自己额头按下去,随即小女孩又将那光团放回到祭台中。

刚刚还稳定的光团此刻又变成了暗淡如烟状,小女孩摇着头,似乎是很失望,无奈的样子。

突然,她似乎察觉到了什么,回头看向方莹,眼神中出现了惊喜,随即她快速将一个光球按向临近方莹的眉心。

方莹下意识的等待着疼痛感觉的袭来,但没有,这次什么感觉都没有,她看向祭台,那里依旧是三个光团,两个明亮,一个暗淡。

女孩似乎也非常伤心的看着方莹,这个小女孩是那个邪教教主,方莹趁着小女孩沉浸在悲伤的情绪中,没有什么反应之际。

开始打量这黑暗的古怪地方,希望能找到离开的道路,突然她发现一个男人的身体躺在祭台不远的地上。

方莹慢慢凑进,就看见一张和蔼的国字脸,那是爸爸的脸,方莹的眼泪一下子涌了上来,这一发现,心情无比激动的她猛扑向爸爸。

当她要拉爸爸起身的时候,触手的感觉竟然是一片冰凉,爸爸的身体随着她拉动,而变化着形态,但眼睛始终是紧紧闭合着的。

她咬紧嘴唇,试着将手放在爸爸的鼻子下面,没有鼻息,她又将手放在爸爸的胸前,没有心跳。

方莹此时感觉自己有种要发疯的感觉,她突然回头愤怒的看向那个女孩,是她,是这个邪教教主害死了爸爸。

她愤怒的扑向女孩,要将她杀死,可是,那女孩如影子一般,每次她靠近,女孩都如影子般消散。

最后,方莹无力的跪坐在爸爸的尸体旁边,大声哭泣着,她是如此的伤心,她宁愿永远也找不到爸爸,也不希望如此刻一样,看到的是爸爸的尸体。

这时,那小女孩又一次将一个光团塞进了方莹的额头中,方莹觉的额头一痛,那个光团就消失了,亦如初见女孩,女孩给她的玻璃珠。

“原来需要悲伤才能容纳,因为满足所以不需要接纳,原来是这样。”松哥的声音透着惊喜。

那女孩的脸上也出现喜色,随即,她又将另一个光团按向方莹的额头,但这一次,方莹什么感觉都没有,而祭台上,那个光团又出现在了哪里。

“走开,走开,你这个小魔女,你个邪教徒,你把爸爸还给我。”方莹气坏了,她再次起身,想去杀了那小女孩。

她的双臂突然被一股大力按压住,这是又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了吗?方莹有些绝望的想着。

她的耳边传来韩厉焦急的声音:“醒醒,醒醒,你做噩梦了。”

再次睁开双眼,韩厉有些焦急的脸出现在方莹的面前,方莹茫然的看了眼四下,车里的人大都看向她,显然是被她做噩梦时发出的声音惊醒了。

韩厉擦着她额头上的虚汗,问道:“做什么噩梦了?你一直在大喊大叫,而且还手舞足蹈的。”

“抱歉,打扰到大家休息了。”方莹先是跟那些队员说了声抱歉。

那些人便也没说什么,队伍里只有方莹一个女性,也许是被吓到了吧,大家猜想着。

看方莹醒过来了,他们就又开始休息,外出狩猎,体力最重要,所以,他们会抓紧一切机会休息,保存体力。

“那个松哥呢?”方莹问着坐在自己身边的韩厉,一边用手摸头,奇怪,头部没有任何损伤。

“快到浠水镇了,他下车去帮忙将隐身布围在车上,你知道,他是精神异能者,没有他的帮助,听说接触那隐身布的人,都会产生幻觉。”韩厉说道。

方莹稳定了下自己的心神,难道真的又是梦一场吗?

那个梦中的松哥,一直大叫着让自己醒过来,那么自己现在是清醒着的吧。

然后,方莹就看见车门开了,松哥从外面上了车,坐到方莹的对面,看着方莹的脸,笑着问道:“醒了吗?快到浠水镇了,希望我们这次运气爆棚呀!”

方莹看他的样子,跟梦中截然相反,似乎他真的什么都不知道,一切都是自己的梦境,松哥的表现没有任何可疑之处,反正她是没有看出任何异常。

见自己一直盯着松哥,韩厉拉了拉自己的手,方莹转头看着韩厉关切的眼神,方莹示意让她自己静一静,她的头现在还很疼。

“咦——”这时,松哥轻咦了一声。

“你刚才睡的不好吗?怎么精神力如此混乱?”松哥皱眉问道。

“嗯,刚刚做了噩梦,现在好多了。”方莹回答道。

“哦,那就好,快到丧尸密集区了,你这样浑浑噩噩的状态可不行。”松哥关心的说了一句。

方莹点点头,没有说话,天已经黑了,方莹望向车窗外,举目四望,但见四野空旷,满目荒芜,周围十数里渺无人烟。

松哥的对讲机此时沙沙的响了几声,苟大汉的声音响起:“让车里的人都警醒些,我们要进浠水镇了。”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