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凤鸣轩免费小说书库 > 豪横从一个荒岛开始 > 第19章 不是一只狼

第19章 不是一只狼

夏清风口干舌燥的对着小金雕说了半天。小金雕却只是埋着头吃蛇肉,根本不理他。

最后他也只能放弃了,看来自己给小金雕的灵魂强化以后,可以强化他的智力,甚至还可以和自己的意识达成共识。

看来自己强化的还不够,现在小金雕的智力只知道。喊自己粑粑的阶段。话说这小金雕到底是雌还是雄?夏清风的眼睛一直向小金雕的尾巴下面瞧。

谁会分辨金雕的雌雄呀?在线儿等,捉急。

……

傍晚时分,太阳如巨大的火球挂在天边,残阳如血,触目惊心。群山幽幽,鸟兽惶惶,阴影重重。

草丛一分,一个浑身血污的人影从树林里走了出来。正是走回来的夏清风。

他身上的血有些是蛇的,也有些他这是他自己的。他现在虽然身体通过强化内循环已经完全复原。但那些血还是留在他的t恤和牛仔裤上了。

夏清风肩头扛着半截儿标枪,他的标枪前头已经完全碎裂。不过他还是没有扔,扛在肩膀上。因为一只威风凛凛的小金雕就站在标枪上。

一双鹰眼犀利的看向四周,里面居然透露出好奇、兴奋、激动拟人的意思。

“那个儿子。不管你雌雄,以后就喊你儿子了,儿子!你在这儿等爸爸,一会儿爸爸去海里洗个澡。”

“嘭”

说着夏清风就将标枪狠狠的插在地上。引的小金雕在标枪上身体乱晃。两只半米长的翅膀忽闪了好几下,带起一股股旋风。

他自己却不管不顾拔腿向海岸跑去。他现在已经受不了自己身上满身的血腥味儿了。

他向海浪跑去冲洗全身,小金雕纵身一跃,弃了标枪落在旁边一块大石头上。在石头上来回剁了两步,眼神犀利的四下乱瞧。

突然双爪用力从石头上跃下,双翅快速的闪动了两下飞了起来。

小金雕飞向海浪中的夏清风,在夏清风的头顶上盘旋。

正在海里搓洗身体的夏清风,突然感到一股劲风扑面。抬头望去,正好看到小金雕发出一声长鸣,不由喜上心头。

不愧是我的儿子,这么小小的个子就敢鹰击长空,以后长大了那还得了。

不过,这小金雕怎么就飞起来了?

以前记得看电视剧和纪录片的时候,小鹰都是要被鹰妈妈带到悬崖边上,逼着跳下去。

这样才会能够学会在天空翱翔。自己的小金雕怎么就不一样?就这么简简单单的就飞了起来。还是说加了生命力和灵魂力就是这么豪横呢?

……

这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夏清风加快了自己的动作,很快将自己身上的血迹清洗干净,穿着湿漉漉的衣服就跑了出来。

先将晒盐的石头上补充满卤水。又跑去砍了两个椰子下来。然后又从树林里砍了两棵树回来,将火堆拨旺。

这一番操作完便已经完全黑了下来。

夏清风坐在火堆边,开始用军用匕首处理还剩下13的蟒蛇尸体,将蟒蛇的皮整个剥下来,滩在旁边的巨石上面,肉用树枝穿起来架在火边烤着,不时的向上撒一些盐。

他又找来两块石头,一块大的搁在地上,将自己采的野生花椒放上面,用小的石块压碎。也洒在烤蛇肉上,很快香气就弥漫开来。

这时,天空一声鹰鸣。小金雕夹带着一股劲风落了下来。可是它并没有靠近火堆,而是远远地落在一块石头上。野生动物由于身外的皮毛,所以天生对火畏惧,就算是小金雕也不能例外。

“粑粑,火,烫……嘤嘤嘤”。

你这是跟谁学的,怕就离远点呗。保护好你身上的毛,别让火给了了。嘤嘤嘤个屁呀,你跟谁学的,自己收了个儿子,怎么还是个嘤嘤怪?

晚上夏清风和小金雕吃的都不多。将烤好了蛇肉撕成一条,喂了小金雕两口,小金雕就不吃了。

不是因为烤肉不好吃,反而是香气扑鼻,只是因为他俩下午,已经将这条蛇吃的差不多了,根本不饿,吃完以后也没什么好说,外面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。

睡觉。

小金雕就在附近一块巨大的岩石顶上,离夏清风临时庇护所火堆远远的。

三天后。

夏清风站在一棵大树的树顶。脸上虽然带着疲惫的神情,却是满脸含笑。

不容易呀!整整三天的时间。

他终于找到了一个理想的地方,来建立自己的安全屋。他现在正面朝着一道崖壁。一股清凉的瀑布就挂在这道悬崖上飞流直下,夹杂轰隆隆的巨响,溅起一朵朵水花。在悬崖底形成一个几十米大的碧绿深潭。

水汽弥漫,在着酷热的天气里带给夏清风一丝丝凉爽。

对面是一片碧绿青翠的竹林,从深潭流出的涓涓溪流,叮叮咚咚流进了这片竹林当中。

夏清风刚从深谭过来。已经确认过,不但是淡水而且清澈甘甜。就是对面的竹林,还没有去过。

这都不太重要,这个地理位置太好了。背后是高达百丈的悬崖,安全有保障。又有源源不断的淡水,饮水有保障。

在这棵大树上举目四望,脚下是一片土地肥沃的山坡,地势平缓,长满了各式各样的植被和参天大树。只要有森林,就会有食物。而且这个地方离夏清风刚开始的海滩并不远。只有十几里的路程,食物也有保障。

只是因为一开始没有找对方向,兜兜转转的花了三天的时间才发现这里。

夏清风几乎是一到这里就喜欢上了这个地方。这是一个天然的建造安全屋的绝佳位置。而且风景秀丽,山水相依,美不胜收。

他站到这棵大树上。眼看着四周已经开始规划那些树木需要砍倒,那些树木可以留下。

将顺序事情想清楚,并没有花他太多的时间。从树上下来,掏出军用匕首就开始干活儿。

砍树。

一棵棵粗细大小不一的树,被夏清风砍倒。他四周空地渐渐扩大。不但要砍树,还有一些荆棘,树丛,杂草都要清理掉。

他剩下了五棵树没有砍,本来他是想剩四颗的,但是看了半天还是决定剩下五颗吧。

这五颗树分布在山坡的顶端,呈不规则的五角形。有两棵树靠的近一些,中间有两三米的距离。其他的间距,都在八九米之间。算起来中间的空地也有100多平米的面积了。

这五棵树,粗的需要两个人才能合围抱住。细的也细不了多少,一个人肯定抱不住。

这五棵树就是夏青风留的,建造安全屋的顶梁柱了。

安全屋就要围绕着这五颗树来建造。这又不是在城市里盖房子,需要方方正正的。他只能因地制宜,形状什么的都不重要,关键是坚固。

所以他砍下的树木都运到了这五棵树中间空地上。树枝被他削砍下来,一根根原木带着树皮排列起来,越来越多。虽然只有夏清风一个人,但干的还是热火朝天。

这时他正将一根大腿粗的树干放下,身体还没有站直。突然感觉遍体生寒,只感到一股寒意从脚后跟直接窜到了后脑勺,震动的他心神俱颤,几乎瞬间,他的灵魂触角展开。但是却已经晚了一步,一股恶风袭向他的后脑。

他只来得及下意识的向左侧了一步。一道黑影带着几滴血迹,夹带开山裂岳的狂猛气势从他头侧呼啸而过,快的犹如一道灰色的闪电。

脚下用力夏清风并没有停下身形,一连退出五六米才转眼看去。袭击自己的居然是一头灰狼。

这头灰狼并没有扑空,爪子在自己的肩头,硬生生撕下去一块皮。血淋淋的伤口,向外殷殷冒着鲜血。

这头灰狼也转过了身,见了血,闻到浓重的血腥味儿。灰狼目光凶狠狰狞的看着他,双眼通红,那股可怕的气息却如同刀子一般,割的他双眼无比难受。

虽然看清楚了偷袭自己的灰狼,但夏清风感觉笼罩在全身的危机不仅没有降除,反而更加强烈,那种感觉要比先前他碰到的那只蟒蛇强烈十倍,百倍。

霍然回首,四下一看,不由得大惊失色。

不是一只狼。

也不是两只灰狼。

加上偷袭自己的这只灰狼,而是足足三只灰狼,已经成鼎足之势,将自己围在了中间。刚刚偷袭自己的那一只灰狼,身形是最小的,剩下两只体型更加巨大。每一只灰狼都张着嘴,露出满口尖利如刀的獠牙,猩红的舌头从嘴里垂下。

这三只灰狼的目光贪婪,嗜血,兴奋,残暴,都死死的盯着夏清风。

紧了紧手中的军用匕首,赤果果的杀气让他的皮肤冒起了一颗一颗的小颗粒。

三只灰狼颈部的灰毛根根直立,气势越来越盛,就像一张弓被慢慢拉满,等待射出最致命的一箭。

忽然,灰狼们动了,三只灰狼一起向夏清风慢慢逼近,缩小包围圈,压缩他的活动空间。

夏清风眼睛微微眯起,整个人就好像被铁水浇筑了一般,一动不动。整个空间充满了火药的紧张气味。好像随随便便,一点火星就可以将这空间点燃。爆发出毁天灭地的烈焰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