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凤鸣轩免费小说书库 > 我与巫女大小姐的除妖恋爱日常 > 第439章 故乡的结局

第439章 故乡的结局

“它真的很厉害。基本不会破坏药效,可以放心用它的味道中和那种难以忍受的苦味……甚至有些药方中,蜂蜜还是必要成分哦?总之和草药为伍越久,越会迷恋蜂蜜呢!”

“我甚至都有考虑过将它作为我的中间名,变成尤妮斯·蜂蜜·希尔贝鲁特——当然只是开玩笑啦!被这样叫肯定会很奇怪的!总之呢,因为对蜂蜜的好感,我也是非常喜欢蜂蜜酒的哦。”

“汪!”

“嘿嘿,雪风丸你说得对!不过,我是不会在外面喝醉的!喝醉可是很误事的呢。会耽误我做药治病……而且,还有坏人专门在外面抓捕兽耳娘呢。据说是因为我们在宠物黑市里比较值钱……总之非常可怕!”

“所以嘛,我没有参加那个挑战。只是过去蹭了点免费酒就跑掉啦……”

“汪!”

“哎?你说我是不是因为完全做不上十个引体向上才放弃的?怎么会呢!别看我好像很柔弱,但我可是连很陡峭的岩壁都能尝试徒手爬上去哦?雪风丸太小瞧我啦!”

“啊,对了。还没跟你说说那天我为什么会在霍克城呢。那个地方可真是非常远。一般没事的话,我是不会过去的。”

“我和妮娅是为了出诊才来到那座城市的。患者情况很糟,随意移动会很麻烦,所以他的家人就花了大价钱,开了传送门请我们过去……你听了可能会吃惊哦,那个传送门用了一个月的时间才成功开启呢!不过算算总时间,也比我用其它交通方式到那儿快多啦。”

“钱,有的时候真的能换来生命呢。就因为出得起开门的钱和请我的治疗费,他才活下来……啊,我不是夸耀我的医术多高明哦。重点在于我如果靠飞艇之类的方式过来,那病人就一定没救啦。”

“每次遇到这种情况,成功治好病人以后,我都会深刻感知到金钱的重要性呢……穷一点的话,不就只能等死了吗?所以,虽然我不会敲竹杠,但该收他们的钱一分也不会少的。这样才能填补上免费给穷人看病时的亏损啦。”

“汪!汪!”

“嗯?你问我什么程度算穷人吗?这种东西,我也没法准确定义啦……只能说凭感觉?”

“汪!”

“你说如果有人装作穷人来看病怎么办吗?偶尔也会有这种事呢……只要我当时没发现就算啦。不为自己当初的决定后悔就是了。”

“汪……”

“嘿嘿嘿……在担心我有没有积蓄吗?当然还是有呢。即便再善良的人,也得衣食无忧才能有余力一心想着帮助他人啦。而且我一直觉得必须存有足够多的钱,才能在大瘟疫和饥荒蔓延时不会束手无策啦。”

“我可从童年的生活经历中学到了很多这方面的教训嗯……食物和金钱,平时必须要多加储存才能安心生活!我家的墙里面甚至都是用地瓜粉糊的。饥荒要是真来了,都可以拿出来吃掉!”

“汪!”

“嘿嘿嘿……我很机智吧?你可以再多夸夸我哦——咳,咳咳——哎呦,这种花平时明明香气淡淡的,怎么煎起来又苦又呛!”

雪风丸听闻此言,跑到门口,将屋门和走廊的窗户都打开了,增加了空气的对流。

虽然这对于正在煎锅前受苦的尤妮斯而言没有什么帮助,但大狗子的心意还是让她无比欣慰。

当然,她的眼泪并不是因为感动流出来的。

只是被呛到了而已。

“待会儿要用清水好好洗洗眼睛呢……还要再喝点明目的草药茶。”

尤妮斯这样说着,抓起团子,用它擦了擦眼泪。

妮娅因此在被放下后扭动着身子,发出了疑惑的“啵哩?”声。

尽管已经做御用手帕很久了,但它似乎仍然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是这种角色定位。

接下来,雪风丸便开始搭着爪子趴在桌边,舔起团子。

团子痒得直笑,后来更是被大狗子用爪抱到地上,开始边跑边推来推去。

雪风丸就这样欢快的玩着团子,时不时在路过尤妮斯身边时挺起身子扒拉一下她的尾巴。由于那里敏感性极强,尤妮斯经常会浑身一哆嗦,将尾巴都竖了起来。

这加剧了大狗子的兴趣。甚至会用爪继续扒拉竖起的尾巴,直到尤妮斯故作恼怒的用尾巴拍打雪风丸的脑袋、告诉她“不要再玩了,会影响工作”为止。

短裙的裙摆都因为尾巴的摇晃而上下抖动。

雪风丸就这样笑呵呵的在一边旁观。

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。

总而言之,雪风丸就这样用脑袋趴在团子上当枕头,安静了一会儿。

之后,就又发出了叫声。

“哎?你问我儿时生活的故乡后来怎么样了吗?啊,对……我是有跟你提过那里已经消失了对吧?”

尤妮斯说到这里,神色稍微有些失落。

油灯和月光的光芒照在她的侧脸上,黑色发丝的阴影随着光线映照在墙壁之上,微微的抖动。

“故乡最后被毁灭了呢……因为,我们在那场瘟疫之后又碰上旱灾。颗粒无收却还要被收重税。根本就没有能交上去的东西……”

“然后,征税的传令官就宣布了,说领主大发慈悲,把我交上去当他的奴隶,就免了今年的税……大概领主从一开始就是打着这种算盘吧。其实,他第一次来村子时,就想把我带走了……但那次只是以要我去当他的私人草药师为借口。”

“大家都觉得活不下去了,也不想把我交出去。乡亲们再也无法忍耐领主的压迫,便开始反击。”

“然而……根本没有意义嘛。我们肚子都吃不饱,还没接受过训练,完全敌不过正规军。勉强赢了一场战役后,就连连败退。

“没有什么英雄拯救我们。包括教我草药的老奶奶在内,全村人几乎都顺理成章的被砍头和吊死了。村子也被烧了个精光……我是当天正好出去为伤员采草药,才逃过一劫。”

“现在想想……大概是他们知道那天村子要被袭击了,故意把我支出去的吧。他们知道我是不会愿意独自逃走的,肯定会献出自己试图换回他们的性命……可这不是大家希望看到的结局。”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