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凤鸣轩免费小说书库 > 嘘,凶夜将至 > 第155章 圈在怀里

第155章 圈在怀里

沈剑设定的三个问题表面上是替购买者的经济作想,顾名思义是不愿他们过度消费,实则是打着一举两得的感情牌。这三个问题对他的好处是可以更直观的了解购买者的家庭情况,普通家庭,还是有背景的家庭,三个问题只要一回答,结果就显而易见了。

得到这些资讯的他,就可以从购买者中寻找猎物,这些猎物都会像生产线上一样,会先被沈剑安排在香香国际各个子公司上班。然后沈剑再以关爱朋友的理由接近她们,送她们各种奢侈品礼物,进而得到女孩们的爱慕,最后带她们出国游玩。

需要说明的是,带着这些女孩出国游玩并不是最后一步,沈剑好像自己也很热衷带女孩出国游玩。带出去的女孩他还是会再带回来,他不会在带女孩出国游玩时把她们卖掉,一般都是以出国深造时把她们卖掉。

可能沈剑在做这一整套计划时,就计划到了出国游玩和出国深造这两个步骤,带女孩出国游玩是为了更加加深女孩们对他的信任,这一点直接影响后期女孩争破头颅的想要得到出国深造的机会。

不用说沈剑确实是聪明的,出国深造这样的机会虽然听起来确实很有吸引力,但是也并不是所有女孩都愿意去的,有的是不愿离开家乡不想离父母太远,有的可能就是单纯的不敢去,害怕。

所以沈剑设定的带女孩出国游玩这个环节就显得尤为重要,有了这个环节,后期其他女孩即使没有跟沈剑一起出过国,也自然会选择相信沈剑。甚至很多女孩都把他当成金龟婿,挤破头想要靠近他,自然靠近之后他说什么女孩们都会选择无条件的相信和服从。

当然这一切都是沈剑设计好的假象,只要女孩同意出国深造,这一步便是他计划的最后一步,也是女孩最后的自由。她们不知道的是,只要一到国外,一走进艳舞场,她们就再也不是她们自己了,她们只是别人的一件商品,别人让她们干什么就得干什么。

警察常挂在嘴上说的‘抗拒从严,坦白从宽’在他们那里也有这一套,但是他们的抗拒不是从严,很可能是要命。他们的坦白说白了就是听话,听话到真的是能从宽,比如施刟带回来的四名女孩,比如柒晓玖。

刘蛊想着施刟刚才说的话,他似乎也知道丁远根本不懂致幻香氛的配制,甚至可能都不知道他和丁远是知道他们做的是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。施刟这次一从国外回来就试探他和丁远,显然是不相信他们,这个好理解,因为他不在国内,国内香香国际高层只有沈剑和他们。

沈剑现在出事了,人已经在看守所,他和丁远却好好的,施刟自然是会怀疑他们。只是施刟分明知道沈剑是他的传输人,出事是早晚的,为什么会把苗头指向他和丁远?

难道施刟认为是他跟丁远告发的沈剑,那施刟认为他跟丁远图什么,图香香国际,还是图香氛配方?

如果说是图香氛配方的话,这个一直都在丁远的脑子里,除非把她杀了,不然永远在她脑子里。图香香国际自然是不可能的,香香国际不是上市公司,也不是股份公司,完全是施刟个人的集团公司,别人就算想图也图不了。

难道施刟就是想要丁远死?

刘蛊想到这不觉得一怔,当初极力培养丁远的人是沈剑,也许当初沈剑确实爱过丁远,后来丁远一直刻意疏远沈剑,沈剑虽有觉察但也没有过分勉强于她,只是这些问题被石红霞发现了,她可能很不高兴。

如果这样解释就说的通了,沈剑虽然在众多女孩中徘徊,但那毕竟是石红霞,或者可以说是施刟给他的工作。而对于丁远,沈剑是动了真情的,不然也不会带丁远出国好几次最后都将她又带回到了国内。

要说出国学习进修,丁远大概是真正的一位得到香香国际公款培养学成归来的一位,沈剑有无数次可以将她卖了,但他都没有这么做。以前石红霞可能想着儿子喜欢就成全儿子吧,反正后面有无数的女孩挤破头想要进香香国际,也不差丁远一个。

但现在沈剑出事了,石红霞自然也就恼羞成怒将这件事告诉了施刟,她跟施刟表面说的是兄妹关系,但是刘蛊觉得他们俩更像情侣关系,尤其刚刚在楼下与秃鹰对峙时,施刟明确说过石红霞是他的女人。

如果石红霞真的是施刟的女人,沈剑很可能就是施刟的儿子。但是如果是这样的话,施刟好像又多出了一个儿子,沈剑、施奎、还有郑宇。

这三人里面必然有一位不是施刟的亲儿子,是郑宇冒充了?还是之前的施奎是假的?沈剑却让刘蛊觉得最像真儿子的一位。

“你说这个鬼手已经站在那里半天了,他到底想干什么?”

经过上次被郑宇当场逮住之后,这次徐冉和姚瑶放弃了居民楼,直接埋伏在香香国际外墙处的丛木里。徐冉用身体把姚瑶圈在怀前,这样就算被香香国际的人发现也不会在第一时间伤害到姚瑶。

姚瑶安静地看着刘蛊所处的方位,眉头紧蹙,“不知道,郑宇受伤所有人都跟了上去,怎么现在下来的只有刘蛊一人,丁远呢?”

“你是觉得跟郑宇受伤有关系?”

“应该是,你也看到施刟刚才是怎么威胁那个外国佬的了,感觉施刟很在乎郑宇,你说郑宇会不会就是施刟的第二个儿子?”

“有可能。”

“如果郑宇真的是施刟的第二个儿子,那郑宇受伤的事施刟很可能就会怪罪到鬼手,鬼手的称呼不是白叫的,有鬼手在郑宇还能被外国佬枪击,这种事施刟应该不会轻易原谅他。”

“你是说此时鬼手独自一人站在大厅门口,很可能是被施刟赶出来的?”

“不是赶出来,如果只是单纯的赶出来还没事,看着鬼手在大厅门口驻足了这么久,很可能是接到了施刟新的任务,而这个任务又是特别棘手的问题。比如让他杀人。”

“杀人?会这样?这里是中国,难道他不会有丝毫顾虑?”

姚瑶转头看着徐冉,由于身高的原因,她看不到他的脸。只能微微仰头看着徐冉的眼睛说:“第一,施刟刚从国外回来,他可能还并没有适应中国,毕竟在国外待了很多年。第二,他知道中国是法制社会,也知道这里是中国不能那么做,但是只要他不做,别人做就跟他没关系。第三,他是香香国际的直接法人,说明他就是拐卖少女案的直接主谋,制毒的直接头目,早就杀红了眼。哪还有顾忌?”

徐冉听懂姚瑶的意思了,施刟是想要借刀杀人,让自己的手下鬼手去做,鬼手在外人眼里就是香香国际的顶头上司,是香香国际的一把手。如果这时候他去杀了那个外国佬,自然后续如果有警察查到香香国际时,施刟就可以顺理成章的把那些肮胀的事全部扣在鬼手头上。

虽然鬼手也不见得干净,但是这么一来施刟就真的干净了。

“可是,我是说可是鬼手为什么会这么顺从的就听施刟的话?是不是说明鬼手这个人本来也就不干净,所以施刟给他这个任务他才会应允下来。”

“干不干净我们都不知道,但是他这个人名声在外,想来也不是省油的灯。顺从到不见得,你也看到了,他自从楼上下来,站在大厅门口多久了?就这个驻足就说明了他心里其实是抗拒的,你可能又要说了,抗拒为什么要答应?徐冉,不是我说你,你真的不适合干警察,起码不适合干卧底工作,卧底工作有大量的推理性质在里面,可惜你没有。”

徐冉低着头看她,嘴角不经意地扬了一下,说:“给了你点表现的机会,你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?”

姚瑶剜了他一眼,转过头去继续看向刘蛊的位置,“知道还卖关子,有意思吗?”

“有意思啊,看着你给我一层一层的分析,就跟拨丝抽茧一样,很痛快。”

“痛快你个大头鬼,那你说鬼手为什么这么顺从施刟?”

“因为施刟把丁远留下了。”

徐冉说完,把下巴靠在姚瑶的肩膀上,低声说:“就像当初我在调查施奎时,有人利用你来分散我的注意力是一样的道理。”

姚瑶后背陡然抽紧,然后肩膀一抬,抬走了徐冉的下巴。徐冉从新站直身体,姚瑶的身体依然圈在他的怀里,两人谁也没在说话,专注的看着刘蛊下一步到底打算干什么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