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凤鸣轩免费小说书库 > 渡灵游戏 > 第268章 大结局

第268章 大结局

见熏风久久不说话,碧陵元君叹了口气,一脸惋惜道:“算了,你该醒了......还有你的被封存的记忆,是时候解封了.......”

语落,碧陵元君衣袖一挥,熏风眼前一挥,又睡去了.......

之前她那些关于肖红菲的断断续续的梦境,如一片片拼图一般凑到了一块。

“啊——”

一声惊呼过后,熏风醒了。

她躺在病床上,医院刺鼻的消毒水味涌入她的鼻腔。

“你终于醒了......”

熏风的母亲坐在床边,手中还拿着一把水果刀,苹果已经掉在了地上。

“妈.......”

熏风哭着抱着母亲。

风焰、柯宝、安鸢、沈若轩......一张张面孔在她的脑海里浮起。

“医生说你变成了植物人......我以为你......你......”

母亲泣不成声,而熏风也哭泣不止,这些到底是梦还是现实。

她一边哭,一边道:“我......我爱上了一个梦里的人......”

“说什么胡话......醒来就好......”

医生给熏风做了检查,表明熏风头和身体问题都不大。

按照医生的说法,熏风这个案例是一个医学奇迹。

出院以后,母亲说想让熏风换个环境,一个朋友介绍了一份工作,虽然不如之前体面些,但是在山上景区里,清净。

熏风没有拒绝,等待入职期间,熏风一直在家谋划着一件事情。

那几天,家中有亲戚去世,母亲便去了乡下。

而熏风则像变了一个人一样,好好运动,好好吃饭。

让熏风觉得稍微欣慰些的,是之前那些喜欢说三道四的邻居也不敢再生事了。

所有人都以为熏风是想不开要跳下去的,可只有熏风知道,她是被害的。

夏天过去了大半,熏风的家在南方山里的一个县城,今年的夏天同往年一样,不冷不热,只可惜被熏风睡走了大半光阴。

眼下快入秋了,已经到了穿薄毛衣的时候。

熏风穿了件条纹衬衫裙,挑了家环境安静的咖啡馆,带着一支录音笔出门去,她即将奔赴一场战斗。

她坐在靠窗的角落里,看着人来人往地街道,听着咖啡厅里舒缓的音乐。

喝了约莫两杯了,她等的人终于到了。

熏风默默按下录音笔的按钮,对着来人勾唇一笑:“我还以为你不敢来了。”

妆容并不能挡住肖红菲的憔悴之色,熏风冷冷地看着肖红菲的脸,很容易就想到,当肖红菲知道自己没能死,会有多么恐慌。

“你到底想要做什么?”

熏风捋了捋鬓边的发丝,勾唇一笑:“为什么要杀我?”

语落,肖红菲一脸惊慌:“我不明白你说什么?”

“我就想听实话。”熏风半眯着眼看着肖红菲:“你和秦宇然为什么要害我。”

肖红菲咬着嘴唇不说话,手紧紧握着杯耳。

熏风看着肖红菲那蓄势待发的模样,冷笑一声:“这家咖啡馆很安静,各路记者非常喜欢约人在这里访谈,我觉得你不想一战成名。”

见肖红菲肩膀一塌,面露颓丧,熏风唇角轻轻扬起:“秦宇然骗我的事情,我可以去找他的领导好好聊一聊,对了......”

熏风抿了口咖啡,混合着奶香和坚果香气的醇厚口感在她口腔里绽开。

这家咖啡的味道还是那么好,熏风抬头眯笑着看一脸惊恐的肖红菲:“你可能不知道,我邻居周叔在楼顶养了些蔬果。去年遭人偷过一次,那老头气不过,就安装了摄像头。”

语落,肖红菲面色煞白,如同见鬼一般的表情看着熏风。

熏风微微笑着,手不自主地抚上钱包,她摩挲着手包上的金属铆钉,别有深意道:“你说这老头,真是倔,为了点蔬菜至于么?”

她说着,将手轻轻撑住了下巴,看着肖红菲:“你知道那摄像头对准的是哪里么?”

“不......”肖红菲摇头,声音抑制不住地开始发颤:“我不想知道。”

而熏风也不管肖红菲想不想听,自顾自道:“那摄像头对准的,就是我掉下去的地方。”

“你......你骗人.......”

“我醒来以后,周叔把视频交给了我。”

熏风说着,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银色的U盘在手中把玩着,继而眸光一凛,冷声道:“再不说实话,我就把U盘交给警官。”

她嫌恶地看着面前这个哭得花容失色的女人,他娘的,自己都没哭,她一个凶手哭个毛线。

看着周围投来的眼神,熏风就知道,自己被误会了。

不过熏风并不在意,只是淡淡笑着朝周围人点了点头,然后小声道:“再哭我就给警官打电话了。”

肖红菲止住了哭声,叹了口气:“我们的大儿子......五年前得了绝症.......”

“哦......”熏风用浅金色勺子将杯子里的咖啡搅拌出了一个小小的漩涡,她淡淡道:“那关我什么事?”

“大师托梦说......说......”

“说什么?”

“只要你死了,就能保我的儿子不死......”

荒谬......无稽.......没想到自己竟差点死在这么荒谬的事件下。

手中动作一停,熏风眉头轻蹙:“什么狗屁大师?”

“她.....她说她叫绫歆,和你长得一模一样。”

绫歆这两个字在熏风的心底炸开,她愣愣看着对面的肖红菲:“你说......是谁.......”

肖红菲捂着脸,低声抽泣:“是绫歆......开始我和老秦也是不信的,可是她真的说对了很多事情,本来我的大儿子五年前就已经不行了,可她保住了......”

熏风愣愣地坐在椅子上,余光瞥到手机上一条即时新闻弹窗。

“青年画家被发现死在家中,家中惊现失踪已久妻子尸体。”

熏风颤抖着手指点开了那条新闻,她瞪着双眼,颤声道:“乔远山......乔远山.......”

她猛然抬头对上了肖红菲疑惑的眼睛,肖红菲被吓得往椅背上靠了靠。

“你.....你......”熏风眼睛通红,她捋了捋头发,整理了情绪后才继续道:“我不追究了,你们不许再招惹我。”

她细细喘着气,心跳快到了极致。

“滚.......”

闻言,肖红菲拎起挎包,逃也似地跑了。

熏风愣愣看着那狼狈不堪的背影叹了口气,她所在意的都还在,其它的,懒得计较许多了。

熏风回到家时,窝在藤椅上,抱着膝盖哭了好一会儿。

原来这一切都是真的......

手机铃声响起,熏风整理了情绪,接了母亲的电话。

“小风啊,入职邮件收到没?”

“邮件?”熏风犹疑着打开了收件箱。

“恭喜您,正式通过了渡灵计划,请于一个月内,到罗酆内山报道。”

熏风愣愣看着邮件的内容,耳畔母亲的催促声再次响起:“喂?小风,怎么不说话?就是那个罗什么山......我听说是5A级风景区呢......”

闻言,熏风含泪笑道:“是罗酆山......”

她哭笑不得,冥界5A级风景区。

“对对对!别耽搁了,我听说他们不怎么招人呢......”

“好......”

因为预备军全部死在了玄天阵里啊。

母亲唠叨了几句,就挂断了电话,熏风发现手机上有一条未读短信,来源是未知。

她好奇地点开了信息。

“熏风,我是柯宝,我在内山等你,对了,风先生也在这边,他说要给你个惊喜,可是我决定先告诉你啦,嘿嘿,我知道你肯定担心他。”

熏风吸了吸鼻子,垂眸视线扫过虎口。

一朵白色的花,引入了眼帘.......

离别是为了下次重逢,只要心在一起,就不会失散。

(完)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